西北大学研究生支教团青春接力



凌晨,批改完最后一份期中试卷,李晨阳定好了早上6点半的闹钟。为提前到校接学生,这位赴陕西省富平县支教的第43位西北大学研究生支教团成员,改变了以往的赖床习惯。

2012年,西北大学加入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研究生支教团项目。在该校团委的组织下,截至目前,该校已连续7年选派43人赴富平县迤山中学、富平中学、莲湖学校、富闽友谊小学、频阳小学等学校,先后展开为期1年的志愿服务和支教工作。

从磋商到专家组报告再到上诉机构报告,是在WTO处理贸易争端的最常见步骤。在WTO历史上,三分之二的专家组报告都被要求复审。对于败诉方来说,复审是救命稻草。

阿泽维多简单的开场白,会让人以为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例行发布会。但罕见的网络直播,却透露出此次发布会的不同寻常。

大马城项目占地486英亩,是马来西亚政府规划的现代化城市综合体和未来吉隆坡到新加坡高铁的吉隆坡站所在地,建成后将成为吉隆坡交通枢纽和国际金融中心、高科技产业园、商业及会展中心、旅游地标与文化交流中心,并吸引国际知名企业和创业企业入驻。

(冯晶晶 记者 孙海华)

国际经济和贸易环境已经在过去一年多里经受了太多不确定性,上诉机构停止运作是雪上加霜。

“上诉机构的境况并不意味着WTO基于规则的争端解决(机制)的结束。成员们仍将继续通过磋商、争端解决专家组来解决WTO争端,还将使用WTO协议允许的其他机制,如仲裁或总干事斡旋,来解决争端和复审裁决。”阿泽维多试图让被砍掉“上诉机构”之臂的争端解决机制迅速止血。

WTO被称作带“牙齿”的国际组织,上诉机构功不可没。25年间,这所国际贸易的“最高法院”共发布了150多份报告。这些报告给WTO成员间的贸易争端一锤定音,让弱小经济体拥有以弱敌强的力量。但也正是这些报告,成了美国一些人眼中上诉机构“越权”的“罪证”。

1.97亿瑞郎(1瑞郎约合1.02美元)!这是WTO明年可支配的收入,与往年持平。这一预算中,划拨给上诉机构成员的费用和机构的运营费用只有区区20万瑞郎。

支教团成员董甜告诉记者,自己曾问孩子们什么是志愿者。有学生举手回答说:“不计回报,帮助别人的人。”“也是从那时起,这句话就成了我前进路上的标杆。”

写教案、备课、上课、批改作业、带早读、上早操、晚自习、检查宿舍……教学之余,为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支教团成员还开展了多项课外活动。

2012年9月,支教团第一次来到支教的宿舍,闷热的房间陈设简单,墙面斑驳,蚊虫很多。尽管他们做了心理准备,但对真正的支教生活还是感到无比紧张。

(责编:实习生(黄钰澜)、熊旭)

中国中铁总裁陈云介绍,中国中铁将秉持“互利互惠、共赢共享”的理念,履行社会责任。大马城项目将向马来西亚本地和全球投资者开放,为马来西亚吸引高端投资,促进马来西亚本地市场发展,构筑各方获益的命运共同体。(完)

2015年开设的“七彩课堂”为孩子们带去大量环保、信息科学及法律知识。有的孩子在上完“趣味化学课”后,萌生了要成为化学家的梦想。

出席签约仪式的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白天表示,中方将一如既往地支持该项目,并希望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将其打造为中马经济合作的新平台及连接马来西亚与世界的桥梁。为吉隆坡的城市发展和马来西亚更高水平社会经济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支教的同时,支教团成员也在成长、成熟,支教团先后获得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优秀组织奖、陕西省以及西安市多项志愿服务奖项,成员们的支教故事还被集成《石川河畔的别样青春》一书公开出版。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预计此一项目将创造1400亿林吉特(约合336亿美元)的经济价值。

“我首先从上诉机构开始说。你们可能已经听说了,成员间没有就上诉机构改革的决议草案达成一致。”“从明天起,上诉机构将不能再复审新的争端裁决。”

2019年12月11日,与世贸组织一同出生的上诉机构正式“停摆”。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曾在4月暗示,上诉机构危机是撬动WTO现行规则的最好“杠杆”。美国耗费一年多时间频频“一票否决”上诉机构法官遴选,终于“得偿所愿”。

在“童心逐梦・美好未来”主题游学活动中,支教团带着当地留守儿童参观了西北大学博物馆,感受大学校园的氛围。

当地许多孩子是留守儿童。“正是他们的善良和热情,眼神里对广袤世界的好奇打动了我们,大家感到必须为他们做点什么。”支教团成员张乐告诉记者。

梦想还需要硬件的支撑,在西北大学的支持下,支教团在富平设立了“研究生支教团奖学金”,帮助家庭贫困的学生;在田村小学建起“爱心图书室”,捐赠图书800余册。队员们还与陕西青年公益能力建设中心取得联系,为支教学校募集资金,购置了全新的课桌椅。

“我们刚刚结束了今年最后一次总理事会会议,讨论了一系列重要问题。我先将议题简单捋一下,然后回答你们的提问。”

“现在我来谈谈预算问题,”阿泽维多试图切换到另一个话题,“就在刚才,我们通过了2020年的预算。”

2015年起,支教团发起“情暖寒冬・点亮微心愿”活动,收集当地孩子的心愿,在大学校园里组织捐献爱心物品。4年来,西北大学师生累计认领970余名留守儿童的微心愿,捐赠爱心物品1000余件。

走上讲台,他们才发现理论上的教学模式和实际操作相去甚远。面对叽叽喳喳的孩子们,略显青涩的支教团成员们曾头痛不已。支教团成员余洪回忆,尴尬和忐忑让自己迟迟开不了口。

然而,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制的裂缝已经撕开!如果WTO制定的多边贸易规则并不为全体成员遵守,如果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游走在国际规则之外,将自己的国内法置于国际规则之上,使用单边手段任意制裁贸易伙伴而不受约束,谁能保证国际贸易秩序还能稳定地维持下去?

早在一天前,当美国宣布不支持关于上诉机构运作的决议草案起,事情已无转圜余地。阿泽维多的表态不过是上诉机构即将停止运作的“官宣”。

支教团成员梁星宇回忆,第二天,很多孩子在黑板上写下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大学,“大学的神奇魅力,就这样在孩子们心中扎下了根”。

中国常驻WTO代表张向晨在总理事会上毫不讳言:“今年这个预算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一个。它产生的过程被不幸地当作了政治工具。”

在新闻发布会的最后,阿泽维多说:“我可以说的是,这仅仅意味着,(一切)将会不同了。”

“在这一背景下,我想强调的是,WTO规则仍将有效。同时,成员们,至少是大多数(成员),仍将继续遵守WTO规则。”阿泽维多始终保持着平静表情和平稳语气。

美国把WTO预算和上诉机构两个问题强行捆绑。在年底的WTO预算会议上,美国以涉及上诉机构的资金使用不当为由,反对WTO秘书处提出的未来两年WTO的预算草案,让WTO措手不及。美国还破天荒地将WTO预算问题带到了随后的争端解决机构会议上,并指责上诉机构法官薪资过高。

面对上诉机构“停摆”的无奈,欧盟、加拿大和挪威准备把“临时上诉仲裁”作为替代选项。但目前大多数WTO成员对此方案尚未表态,方案未来在WTO成员中的适用范围还未可知。

“记得有一次发放爱心物品,有个六年级男生抱着一整套彩图版《十万个为什么》看了又看,别提有多兴奋了。”支教团成员余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