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的“锅”万达不背



11月23日,在一场新书发布会上,老网红王石不点名地涮了一把小网红王思聪。

“你现在拥有很多财富是有问题的,在网上非常有财富的这种二世祖,显得很活跃的,你看看这个结果。”

王思聪当初创业的5亿元启动资金是王健林给的,如今王思聪面临如此困境,王健林为何不愿出手相救?

A轮不久,北京普思接下万达持有的乐视体育股权,对价约2.5亿元,再加上自身A+轮时出资约1.2亿元,合计出资约3.7亿元。

王石说的“这个结果”即王思聪因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被法院下令限制高消费(下称“限高”)。

北京普思的自有资金优势,让其在投资时不用花时间与其他股东商量资金安排,给外界的印象是投资风格“快、准、狠”。

凭借着在娱乐圈内呼风唤雨的能力,王思聪邀来鹿晗、Angelababy等一线明星入驻熊猫直播平台。在当时的“千播”大战中,熊猫TV迅速进入行业前三甲。

《棱镜》了解到,云游于2013年10月3日在香港上市,上市价为51港币,首日收盘价升至67.50港币。半年之后,其股价跌至30港元左右。

当年,王健林给王思聪5亿“零花钱”练手,对他说:“我允许你失败两次,你亏掉,我再给,第二次再失败,对不起,算了,你就老老实实回来(万达)上班。”

《棱镜》查询中国基金协会资料发现,钜大秀赢财股权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为上海臻界,通过复杂的持股之后,最终以上海景岭投资中心的名义投资了熊猫TV,占股2.22%。

王思聪或许不只与熊猫TV的一位股东签署了回购协议。

如是可知,万达商管资金储备尚算充足,负债率在房企中属于中等水平。

目前万达集团最主要的业务是商管业务。万达商管集团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万达商管持有货币资金601.42亿元,报告期末万达商管总负债3332.82亿元,资产总计6050.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5%。

一位香港投资界人士告诉《棱镜》,若普思锁定期为半年,则此时抛售股票,差不多不亏不挣,此后云游股价一路下跌,截至2019年12月3日已跌至3.59港元,若普思是在锁定期后抛售,则很有可能亏损。

据此,王思聪通过两次股权减持,获利两亿元左右,但至今仍有大量乐视体育股权无法退出。

王思聪还将部分股权高溢价转让给自然人陈文,转让所得约4.98亿元。

王思聪的父亲是王健林,万达集团董事长,曾经的中国首富。为何万达集团不愿出手相助呢?

2016年3月,乐视体育宣布完成80亿人民币B轮融资,估值215亿人民币。

目前尚不清楚嘉兴璟字悌为仲裁一案的具体诉求。

王健林并未逼着儿子接班,他给了王思聪一些个人兴趣空间。

万达与王思聪撇清关系

一开始,北京普思的投资是浮盈的,但浮盈和赚钱是两个概念。

这意味着,北京普思不需要像其他投资机构一样四处募资,因此,投资界人士对《棱镜》调侃说:别人创业都是拿着PPT到处化缘,王思聪创业是拿着支票本找项目撒钱。

在万达集团官网上,还保留着王健林笑容可掬,与默多克交谈的合影。

除继续加深挖宽商业地产护城河之外,万达2019年在综合体大型项目上频频出手。

中国民企多存在二代接班的情况,杨国强之女杨惠妍已是碧桂园的联席董事长、孙宏斌之子孙喆一扛起了融创文化产业的大旗。其余诸如世茂集团的许世坛,龙光地产的纪凯婷等,都在父辈的行业里摸爬滚打。

此后两年,王思聪对直播热情骤减。

此外,普思还投资了殡葬业企业福寿园、游戏公司天鸽互动、乐逗游戏、先导智能等,这些公司最终都成功上市。

王思聪虽然不差钱,但熊猫TV在成立后引入了不少期待投资回报的股东。

至于王思聪是否是万达资金链危机的折射?该人士称,这种说法没有事实依据。

鲁豫又问,如果王思聪可以的话,是否考虑让他接班?

据腾讯《深网》报道,从2017年5月之后,熊猫TV在接下来的22个月内一直没有找到接盘者,资金不济,弹尽粮绝,最终破产。

王健林说,这不是可以不可以的问题,而是看他的兴趣,“他可能不愿意吃这个苦,管理这么个企业是很累的。”

但王思聪在熊猫TV上栽了跟头。这次他不是投资,而是亲自下场创业。

据界面新闻援引钜大秀赢财股权基金的材料报道,当时为了拿到融资,王思聪承诺了该基金年化收益率12%的回购权利。

熊猫TV风光之时,王思聪曾在自己参投的付费语音问答产品分答上宣称:“我想认识真正有想法、有创造力的人,能够生产出伟大的产品。我又不想上市,也不想套现,可以慢慢选择自己想投的项目,不急着要投资回报,我又不靠公司赚钱吃饭。”

将时间回拨到2015年月18日,当时的万达在世界各地并购资产,以至于国际巨头都想拜会下中国商业巨贾王健林,其中便包括新闻集团掌门人默多克。

何志坚还对南方周末说过,以王思聪的地位和财富,不会依靠PE投资获利,“王思聪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去积累一些经验,交一些朋友,跟最优秀的企业家学习。”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这是万达自2017年世纪大甩卖以来,在公开市场融资上的第一次破冰。

那天默多克与王健林交流颇多,或许是因为奔波一天、身体疲惫,默多克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在把默多克送上车后,王健林对下属说了一句:“我不要干那么久。”

折戟熊猫TV股权回购漩涡

不做第二个谁,只做最好的自己。不到23岁的热苏斯,在近三场比赛已经打进5球,总有一天阿圭罗会离开曼城,于是年轻人终究要站起来。在经历了起起伏伏之后,热苏斯能够挑起大梁吗?他正在用球场上的表现给出答案。

北京普思官方介绍,2012年5月至2016年2月,一共完成26个项目的股权投资,其中有11个美元项目、15个人民币项目。在这些项目中,已有8个项目获利退出。

2019年3月30日,熊猫TV官网发布公告,宣布正式关站。

这就需要王健林考虑万达接班人问题。

11月22日,北京市二中院召开的执行主题新闻通报会,“我院已对被执行人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并查封其名下的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办负责人说。

《棱镜》查询中国基金协会资料发现,熊猫TV的A轮估值是30亿元,B轮估值为42.5亿,大股东是持股40.07%的珺娱文化,王思聪100%持股珺娱文化;以周鸿祎为法人代表的北京奇虎科技持股熊猫TV19.35%,是第二大股东。

“热苏斯需要做好自己,我们也需要他的进球,这就是我们能够赢下伯恩利的原因。要是他每场比赛都带着这种想法的话,那么每场比赛都能有所贡献。”在曼城4比1击败伯恩利的联赛之后,瓜迪奥拉曾这么评价道,现在的热苏斯似乎正在做好自己,并且找回了火热的状态。

截止发稿,熊猫TV已经身负100多场官司,其供应商、员工和投资者纷纷将熊猫TV告上法庭,这些官司都让王思聪陷入“限高”旋涡。

根据OPTA的数据,凭借着本场比赛的帽子戏法,22岁252天的热苏斯超越了内马尔(23岁75天),成为欧冠改制以来最年轻的10次破门的巴西前锋,创造了欧冠27年来的新纪录。除此之外,他此次戴帽总共只用去了4次射门,3次射正的转化率为100%!第64分钟,他一度有机会实现大四喜,可惜接到门迪传中的头球稍稍高出。

与频频露面的父亲相比,一向高调的王思聪低调不少,他将微博设置成了“半年可见”。

接近万达人士表示,这些投资都是长期的、分步的,万达将视其资金和业务发展状况量力而行。

北京普思首席运营官何志坚曾对投中网表示:“其实普思有个资金池,每年都会2亿左右的钱打进来,而且从来不会抽走,资金可以循环利用,只会越来越多,而不是说5亿就是一个坎,投完之后就没钱了。”

按照其官方介绍,北京普思在一家游戏公司云游股份的Pre-IPO阶段共投入400万美元,占股1.05%, 按IPO当天收盘价计算,普思的账面回报为994万美元,账面回报率达到2.49倍。

王健林早就考虑过接班人的问题。

汽车制造商们知道,加热和打开空调系统会消耗掉大量的电能,所以他们正在寻找一种非常简单的方法来延长电池的续航时间,并且还不需要进行重大的工程改造,相反,它试图通过照明来让驾驶者认为车里变暖了或变凉爽了。

嘉兴璟字悌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熊猫TV中占有2.31%的股份,是其股权投资者之一。

王思聪目前在万达集团担任董事职务,此前在万达网科旗下的新飞凡电商公司中也担任董事职务。

11月27日,万达商管发行了一笔4亿美元的海外债券,票息6.95%,比大多数房企海外发债的利率都低,且发行过程中超额认购3.3倍。

福特在周一发表的研究报告中指出,蓝色环境光使得冷却系统的用电量减少了3.3%,而红色环境光使得加热系统的用电量减少了2.5%。来自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的另一项研究显示,在使用气候系统时,电动汽车的行驶里程可能会减少一半。

11月4日,北京市二中院发布(2019)京02执1325号限制消费令称,因王思聪仲裁败诉,并且没有履行仲裁裁决确定的1.51亿元给付义务,胜诉方嘉兴璟字悌为申请对王思实行限制消费措施。

无独有偶。王健林当年为将万达商管从香港退市,通过私募股权等形式融得私有化资金,由于万达商管迟迟未能在A股上市,王健林同样面临着按协议支付股权回购款的困境,但最终王健林找到京东、融创等接盘侠,暂时脱险。

11月14日,大连万达集团高层在香港召开的会议上表示,公司对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任何债务均未提供担保,与其控制的企业没有任何资金往来。

2009年,刚从英国游学回来的王思聪从父亲手里拿到5亿元资金,成立北京普思投资公司(下称北京普思)。

除了灯光之外,福特还在原型车中加入了太阳能电池面板从而为加热座椅和环境照明系统提供12伏的电池供电。这样就为主电池系统提供了额外的支持进而使其能够集中在续航里程上。

2015年9月,王思聪创立游戏直播平台熊猫TV,成立之初他还在朋友圈寻找投资,“PandaTV目前接受融资,投资大佬可以随时约我们了!”

这位万达离职中干说,王健林从地产转型做影视、文化、投资、金融,一方面固然源于业务发展需要,但也不排除为了迎合儿子“兴趣”,希望儿子能够回心转意接班万达的考虑。

王健林并未完全放弃让王思聪接班的可能性。

2019年4月以来,王健林先后跟甘肃省、沈阳市、四川省、陕西省签署合作协议,初略估计其总投资将超过3000亿左右。11月27日,吉林省主要领导在长春会见王健林,洽谈影视产业链项目合作。

近期,万达高管在香港的一次投资者见面会上侧面回应了这个问题,“公司未对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任何债务提供担保,与其控制的企业也没有任何资金往来。”

王健林颇为忙碌。近期,他接连会见了李宁公司、五粮液、银泰集团、TCL集团的掌门人,谈了一些战略合作,如让五粮液集团在全国万达广场开设旗舰专卖店,如与李宁品牌全面深化合作,扩大签约面积,多品牌进驻,增加合作店铺数量等。

熊猫TV经过2016年的高潮之后,走向低谷。王思聪试图在熊猫TV上打造《hello,女神》、《小葱秀》两个节目,但或遭下架,或者被封。

与父亲相比,王思聪就没那么幸运了。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北京普思

当2017年热苏斯空降伊蒂哈德球场时,曼城对他抱有极高的期望,期待着当阿圭罗不得不离开球队的那一天,他能成为曼城的顶梁柱。但两年过去,关于能否接班阿圭罗的话题从未间断。本赛季至今,热苏斯在联赛中出场13次,其中只有7次首发,总共打进5球,而算上与萨格勒布迪纳摩比赛中的帽子戏法,巴西人欧冠小组赛就已经轰入5球。

趁着估值翻涨,王思聪陆续减持抛售乐视体育老股。深圳市沧乐投资合伙企业溢价出资1亿元,接盘0.46%的股权。

王健林考虑过让王思聪接班

“万达网科后来没有了,飞凡也不搞了,又搞了个上海丙晟科技有限公司,在丙晟的群里,小王还被拉进去发过红包。此前万达的金融集团和网科集团都在上海租有办公楼,老王专门空出一层,就是留给小王的。”一位万达的离职中干表示。

2016年5月,在接受鲁豫采访时,王健林说,关于谁来接班万达有制度安排,将来可能是职业经理人。

北京普思在王思聪频繁收到“限高令”之后发布声明:近期网络关于北京普思董事长王思聪先生被列为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报道,是因为熊猫TV直播平台倒闭而引发的投资纠纷。目前普思投资代表王思聪先生正在全力应对,已有解决方案 。

《棱镜》获悉,2015年5月,乐视体育首轮融资时,万达作为A轮独家投资方,出资2亿元,王思聪旗下的北京普思作为跟投方,参与A+轮融资。

比赛第34分钟,热苏斯为曼城打进扳平比分的进球,他接到马赫雷斯的传中,中路力压对方后卫头槌破门。下半场开场不久,巴西人又展现了自己的个人能力,他接到福登的传球突入禁区,扣过防守冷静施射,帮助曼城反超比分。而仅仅三分钟后,门迪左路传中,包抄到位的热苏斯抢点破门成功戴帽。

旗下熊猫TV关站之后,王思聪被“限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各种债主、供应商、投资者起诉讨债,你方唱罢我登场,一个撤销了,另一个又发起了,使得他声誉惨淡。

乐视体育是王思聪投资的关键一战。

一位香港投资者分析,王思聪作为熊猫TV的大股东,可能在接受嘉兴璟字悌为入股时,与该基金签署了股权回购协议,“而今熊猫TV关站,王思聪被要求履行回购义务。”

接近万达的人士告诉《棱镜》,万达集团不是王健林一人所有,是个股份公司,代表着众多股东的利益,王健林不能拿公司的钱替儿子还债,“那样的话,股东和资本市场都会有想法。”

默多克当时来华访问,于是万达邀请他莅临公司。王健林对默多克非常尊敬,安排他在万达索菲亚酒店下榻。万达对默多克的接待,一切都是最高规格。